历史和基本原理

History  rational_chi

历史

2007年,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在北京建立了线上水数据库,为公众提供包括企业违规事件在内的水质和水污染信息,披露这影响到百万中国民众的问题的信息。由于缺少企业整合信息,也缺乏中国水风险的度量标准,ADMCF相信把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数据翻译过来将为更多读者,尤其是投资者和公司,产生可观的价值。

2008年,在ADMCF支持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开始将其网站上关键的水信息从中文翻译为英文。在此基础上,同年6月,香港ADMCF和中国IPE因共同关注的中国水风险走到一起:中国水风险将如何影响投资者和公司,我们需要怎样更有效地去管理水相关的风险。

我们认定应建立一个综合信息门户网站,整合包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数据库在内的现有资源,在需要的领域开展新研究,提供关注中国水问题的平台。

2009年7月,项目设想带着一开始对中国的特别关注,成为亚洲水项目试点倡议, 并于2010年第一季度落地。在此基础上,中国水风险经过一年发展,现在以行业视角向投资者和商业界提供在中国投资和运营方面的水危机相关信息。

中国水风险由香港ADM Capital Foundation成立和管理,经历了与思汇政策研究所、亚洲可持续发展和负责任的投资协会ASrIA、商务社会责任国际协会BSR、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以及Responsible Research合作的亚洲水项目试点阶段。


基本原理:投资者和商界的角色

投资者和企业界有潜在的能力通过在他们的业绩和运营中阐述水相关的风险,来加快推进中国水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部分跨国公司出于对自身信誉危机的关注,已经为劳动者协助和气候变化在中国的深入人心起到了它们的作用。希望在相关信息可得的前提下,他们依然能在水方面扮演同样的角色。

例如投资者或许会决定不把水问题纳入企业战略考量,但是事实上公司却是在缺水环境中经营,或者正违反当地法律法规污染当地河流。如此固有的风险,使得这已不是当初设想中的稳健投资。通常控股或否定一个公司的投资资本,股东的积极性可以影响到一个公司的政策的改变。

然而,水在很多公司的投资分析里未被列入风险评估中的考量因素。知名品牌的经理们声明水的优先级比不上气候变化,尤其是信息不足和公众认知缺乏更加剧这一态势。

在全球范围内,投资者通过向特别水基金投资来应对水短缺带来的威胁。在中国到2025年前预计耗资一万亿人民币来管理水短缺问题,越来越多的关注投向了供水设施、污水处理设施和需求侧管理技术方面的投资机会。

很多主流投资者还持谨慎态度,称低额水价以及逐步私有化是对中国水务领域投资的限制。诚然,中国完全可以选择一条和其他国家不同的道路,在供水方面永不实现全面私有化。但如果说到水技术,投资者对盈利还是乐观得多,如海水淡化和污水处理等方面。

这些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寻求外方投资,这种独特的对资本的开放需要投资者和商界更多地参与到水危机中来。然而,关于机遇和风险两方面信息的缺乏仍是障碍。


挑战

 

“由于关于潜在供给条件的信息极度缺乏,严重不足的或者个别公司零零散散的报告使得不同的投资者接触到的风险是不一样的。”

摩根大通集团,关注水:缺水世界中评估企业危机的指南,2008年

非常多的全球和区域水倡议关注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显示了全球对水危机的日趋认知。在全球范围内,最著名的是联合国首席执行官水之使命以及世界经济论坛,与水相关的商业责任被广泛讨论。尽管在这些集会上水问题被持续地反复地提出,我们还是迫切地需要更多的信息。在亚洲水项目概念开发阶段,从我们所采访过的商界的企业和投资者们来看,信息的匮乏已被代表们确信为阐述并解决水问题的一个关键的制约因素。

有部分水信息是可得的,但它们是零零碎碎的,识别和弥补鸿沟还需要整合。